孙燕飚对2017年手机市场开始下滑深有感触。“手机业务非常难做,竞争对手太强大了,360从不做手机到做手机,等于是用红利期当作了学习期。”

把这些问号分析透,解决好,大概是中国全面深化改革开放一场不说空话、动真格的攻坚战。